全站搜索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地 址:中国 浙江 余姚市 中国塑料城F4-115
电 话:86 0574 62532169
联系人:张先生
手 机:13780023546
线上博彩大全
线上博彩大全
吐槽:一起聊聊主持人
作者:admin 发布于:2017-05-12 16:24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吐槽:一起聊聊主持人

一 缘起 这篇博文起了个怪怪的标题,其实有两层意思。第一是要告诉大家,最近我担任了央视一套“一起聊聊”的主持人,节目每周四晚间十一点半(23:30)播出,正式首播是3月21日,明天3月28日播出第二期,博彩导航网。第二层意思,则是和大家一起聊聊做主持人这事。 先说第一件:我怎么会变成央一主持人? 做主持人,是早有念头的。活到老学到老,干一行爱一行嘛!但一口气就上了央视一套,就说来话长。最早,是前年(2011年)下半年,某地方卫视提出为我量身打造一档节目,不过后来黄了。这事被唯众传媒总裁杨晖知道后,就为我策划了另一档节目,谈话类的,双主持。 杨晖问:女主持,你选谁? 我说:李蕾吧! 我和李蕾,是2004年认识的。当时她在陕西卫视《开坛》做主持人,我是嘉宾,第一期录的是《官德》。后来她调到SMG做《风言锋语》,我又隔三差五做嘉宾,合作很愉快,相互也了解。如果跟李蕾搭档,磨合期不至于太漫长。 杨晖说:OK! 后来杨晖怎么跟央视谈,就不清楚。总之这事弄成了真的。呵呵,想当年我曾扬言要办“主持人培训班”。这话虽然半开玩笑,现在看来

一 缘起

这篇博文起了个怪怪的标题,其实有两层意思。第一是要告诉大家,最近我担任了央视一套“一起聊聊”的主持人,节目每周四晚间十一点半(23 一 缘起 这篇博文起了个怪怪的标题,其实有两层意思。第一是要告诉大家,最近我担任了央视一套“一起聊聊”的主持人,节目每周四晚间十一点半(23:30)播出,正式首播是3月21日,明天3月28日播出第二期。第二层意思,则是和大家一起聊聊做主持人这事。 先说第一件:我怎么会变成央一主持人? 做主持人,是早有念头的。活到老学到老,干一行爱一行嘛!但一口气就上了央视一套,就说来话长。最早,是前年(2011年)下半年,某地方卫视提出为我量身打造一档节目,不过后来黄了。这事被唯众传媒总裁杨晖知道后,就为我策划了另一档节目,谈话类的,双主持。 杨晖问:女主持,你选谁? 我说:李蕾吧! 我和李蕾,是2004年认识的。当时她在陕西卫视《开坛》做主持人,我是嘉宾,第一期录的是《官德》。后来她调到SMG做《风言锋语》,我又隔三差五做嘉宾,合作很愉快,相互也了解。如果跟李蕾搭档,磨合期不至于太漫长。 杨晖说:OK! 后来杨晖怎么跟央视谈,就不清楚。总之这事弄成了真的。呵呵,想当年我曾扬言要办“主持人培训班”。这话虽然半开玩笑,现在看来:30)播出,正式首播是3月21 一 缘起 这篇博文起了个怪怪的标题,其实有两层意思。第一是要告诉大家,最近我担任了央视一套“一起聊聊”的主持人,节目每周四晚间十一点半(23:30)播出,正式首播是3月21日,明天3月28日播出第二期。第二层意思,则是和大家一起聊聊做主持人这事。 先说第一件:我怎么会变成央一主持人? 做主持人,是早有念头的。活到老学到老,干一行爱一行嘛!但一口气就上了央视一套,就说来话长。最早,是前年(2011年)下半年,某地方卫视提出为我量身打造一档节目,不过后来黄了。这事被唯众传媒总裁杨晖知道后,就为我策划了另一档节目,谈话类的,双主持。 杨晖问:女主持,你选谁? 我说:李蕾吧! 我和李蕾,是2004年认识的。当时她在陕西卫视《开坛》做主持人,我是嘉宾,第一期录的是《官德》。后来她调到SMG做《风言锋语》,我又隔三差五做嘉宾,合作很愉快,相互也了解。如果跟李蕾搭档,磨合期不至于太漫长。 杨晖说:OK! 后来杨晖怎么跟央视谈,就不清楚。总之这事弄成了真的。呵呵,想当年我曾扬言要办“主持人培训班”。这话虽然半开玩笑,现在看来日,明天3月也确实不知天高地厚。因为当我真的成为主持人时,便立马发现首先要培训的是自己。 二培训 第一课:怎么坐。 这天是2012年12月22日星期六,录第一集,照例先走台。初生牛犊信心满满,大步流星走进谈话区,一屁股坐下。 杨晖冲了过来:腿放下,不要跷二郎腿! 为什么? 不礼貌。 那他们──我指着对面的嘉宾说。 他们是嘉宾,你是主持人。 好吧,放下就放下。 杨晖又说:腿并拢,膝盖碰膝盖,不要张开。 为什么? 拍出来不好看。 想想也是。古人有所谓“箕踞”一说,是一种傲慢的坐姿。 于是膝盖并拢。 杨晖又说:不要丁字步。男人坐成丁字步,作! 天哪!那要怎样才对? 我看李蕾。 李蕾笑眯眯地对我说:你看对面的嘉宾周岭,他坐得就很好看。 赶紧看周岭,也没膝盖并拢。 见鬼!为什么他坐就好看,我就不好看?主持人不是人? 三学习 怎么坐,要培训。怎么问,也要学习。 李蕾说:流程归我管,没问题就不要硬问。真有问题,也不能硬问。 不能硬问,软问吗? 是。 这尺度不28日播出第二期。第二层意思,则是和大家一起聊聊做主持人这事。

先说第一件:我怎么会变成央一主持人?

做主持人,是早有念头的。活到老学到老,干一行爱一行嘛!但一口气就上了央视一套,就说来话长。最早,是前年(好把握。 结果好几次,李蕾都悄悄提醒我:不能这么问。 那该怎么问? 李蕾示范:你可以来问我── 作为女人,你怎么看? 作为同龄人,你怎么看? 作为同样境遇的人,你怎么看? 明白了。不能居高临下,不能以强凌弱,不能仗势欺人。是的,我们其实并没有这种意思,但你背后是媒体,是国家电视台,天然强势。稍不留神,就让人反感,何况我这尺寸的。 还是做嘉宾好,可以口无遮拦。就算“言论不当”,后期剪掉就是。 其实李蕾更不好做。不笑,无情;笑,媚态;语速快了凶巴巴,语速慢了是发嗲。怎么都不是。 做人难。 做主持人难。 做女主持人,更难。 因此奉劝诸位,能不做就不做,当观众最好,想骂谁骂谁。 至于我,以后谁都不骂,好好学习! 2011年)下半年,某地方卫视提出为我量身打造一档节目,不过后来黄了。这事被唯众传媒总裁杨晖知道后,就为我策划了另一档节目,谈话类的,双主持。

杨晖问:女主持,你选谁?

我说:李蕾吧!

我和李蕾,是2004 一 缘起 这篇博文起了个怪怪的标题,其实有两层意思。第一是要告诉大家,最近我担任了央视一套“一起聊聊”的主持人,节目每周四晚间十一点半(23:30)播出,正式首播是3月21日,明天3月28日播出第二期。第二层意思,则是和大家一起聊聊做主持人这事。 先说第一件:我怎么会变成央一主持人? 做主持人,是早有念头的。活到老学到老,干一行爱一行嘛!但一口气就上了央视一套,就说来话长。最早,是前年(2011年)下半年,某地方卫视提出为我量身打造一档节目,不过后来黄了。这事被唯众传媒总裁杨晖知道后,就为我策划了另一档节目,谈话类的,双主持。 杨晖问:女主持,你选谁? 我说:李蕾吧! 我和李蕾,是2004年认识的。当时她在陕西卫视《开坛》做主持人,我是嘉宾,第一期录的是《官德》。后来她调到SMG做《风言锋语》,我又隔三差五做嘉宾,合作很愉快,相互也了解。如果跟李蕾搭档,磨合期不至于太漫长。 杨晖说:OK! 后来杨晖怎么跟央视谈,就不清楚。总之这事弄成了真的。呵呵,想当年我曾扬言要办“主持人培训班”。这话虽然半开玩笑,现在看来年认识的。当时她在陕西卫视《开坛》做主持人,我是嘉宾,第一期录的是《官德》。后来她调到SMG做《风言锋语》,我又隔三差五做嘉宾,合作很愉快,相互也了解。如果跟李蕾搭档,磨合期不至于太漫长。

杨晖说:OK也确实不知天高地厚。因为当我真的成为主持人时,便立马发现首先要培训的是自己。 二培训 第一课:怎么坐。 这天是2012年12月22日星期六,录第一集,照例先走台。初生牛犊信心满满,大步流星走进谈话区,一屁股坐下。 杨晖冲了过来:腿放下,不要跷二郎腿! 为什么? 不礼貌。 那他们──我指着对面的嘉宾说。 他们是嘉宾,你是主持人。 好吧,放下就放下。 杨晖又说:腿并拢,膝盖碰膝盖,不要张开。 为什么? 拍出来不好看。 想想也是。古人有所谓“箕踞”一说,是一种傲慢的坐姿。 于是膝盖并拢。 杨晖又说:不要丁字步。男人坐成丁字步,作! 天哪!那要怎样才对? 我看李蕾。 李蕾笑眯眯地对我说:你看对面的嘉宾周岭,他坐得就很好看。 赶紧看周岭,也没膝盖并拢。 见鬼!为什么他坐就好看,我就不好看?主持人不是人? 三学习 怎么坐,要培训。怎么问,也要学习。 李蕾说:流程归我管,没问题就不要硬问。真有问题,也不能硬问。 不能硬问,软问吗? 是。 这尺度不!

后来杨晖怎么跟央视谈,就不清楚。总之这事弄成了真的。呵呵,想当年我曾扬言要办“主持人培训班”。这话虽然半开玩笑,现在看来也确实不知天高地厚。因为当我真的成为主持人时,便立马发现首先要培训的是自己。 

也确实不知天高地厚。因为当我真的成为主持人时,便立马发现首先要培训的是自己。 二培训 第一课:怎么坐。 这天是2012年12月22日星期六,录第一集,照例先走台。初生牛犊信心满满,大步流星走进谈话区,一屁股坐下。 杨晖冲了过来:腿放下,不要跷二郎腿! 为什么? 不礼貌。 那他们──我指着对面的嘉宾说。 他们是嘉宾,你是主持人。 好吧,放下就放下。 杨晖又说:腿并拢,膝盖碰膝盖,不要张开。 为什么? 拍出来不好看。 想想也是。古人有所谓“箕踞”一说,是一种傲慢的坐姿。 于是膝盖并拢。 杨晖又说:不要丁字步。男人坐成丁字步,作! 天哪!那要怎样才对? 我看李蕾。 李蕾笑眯眯地对我说:你看对面的嘉宾周岭,他坐得就很好看。 赶紧看周岭,也没膝盖并拢。 见鬼!为什么他坐就好看,我就不好看?主持人不是人? 三学习 怎么坐,要培训。怎么问,也要学习。 李蕾说:流程归我管,没问题就不要硬问。真有问题,也不能硬问。 不能硬问,软问吗? 是。 这尺度不

  一 缘起 这篇博文起了个怪怪的标题,其实有两层意思。第一是要告诉大家,最近我担任了央视一套“一起聊聊”的主持人,节目每周四晚间十一点半(23:30)播出,正式首播是3月21日,明天3月28日播出第二期。第二层意思,则是和大家一起聊聊做主持人这事。 先说第一件:我怎么会变成央一主持人? 做主持人,是早有念头的。活到老学到老,干一行爱一行嘛!但一口气就上了央视一套,就说来话长。最早,是前年(2011年)下半年,某地方卫视提出为我量身打造一档节目,不过后来黄了。这事被唯众传媒总裁杨晖知道后,就为我策划了另一档节目,谈话类的,双主持。 杨晖问:女主持,你选谁? 我说:李蕾吧! 我和李蕾,是2004年认识的。当时她在陕西卫视《开坛》做主持人,我是嘉宾,第一期录的是《官德》。后来她调到SMG做《风言锋语》,我又隔三差五做嘉宾,合作很愉快,相互也了解。如果跟李蕾搭档,磨合期不至于太漫长。 杨晖说:OK! 后来杨晖怎么跟央视谈,就不清楚。总之这事弄成了真的。呵呵,想当年我曾扬言要办“主持人培训班”。这话虽然半开玩笑,现在看来培训 好把握。 结果好几次,李蕾都悄悄提醒我:不能这么问。 那该怎么问? 李蕾示范:你可以来问我── 作为女人,你怎么看? 作为同龄人,你怎么看? 作为同样境遇的人,你怎么看? 明白了。不能居高临下,不能以强凌弱,不能仗势欺人。是的,我们其实并没有这种意思,但你背后是媒体,是国家电视台,天然强势。稍不留神,就让人反感,何况我这尺寸的。 还是做嘉宾好,可以口无遮拦。就算“言论不当”,后期剪掉就是。 其实李蕾更不好做。不笑,无情;笑,媚态;语速快了凶巴巴,语速慢了是发嗲。怎么都不是。 做人难。 做主持人难。 做女主持人,更难。 因此奉劝诸位,能不做就不做,当观众最好,想骂谁骂谁。 至于我,以后谁都不骂,好好学习!

第一课:怎么坐。

这天是2012年12月好把握。 结果好几次,李蕾都悄悄提醒我:不能这么问。 那该怎么问? 李蕾示范:你可以来问我── 作为女人,你怎么看? 作为同龄人,你怎么看? 作为同样境遇的人,你怎么看? 明白了。不能居高临下,不能以强凌弱,不能仗势欺人。是的,我们其实并没有这种意思,但你背后是媒体,是国家电视台,天然强势。稍不留神,就让人反感,何况我这尺寸的。 还是做嘉宾好,可以口无遮拦。就算“言论不当”,后期剪掉就是。 其实李蕾更不好做。不笑,无情;笑,媚态;语速快了凶巴巴,语速慢了是发嗲。怎么都不是。 做人难。 做主持人难。 做女主持人,更难。 因此奉劝诸位,能不做就不做,当观众最好,想骂谁骂谁。 至于我,以后谁都不骂,好好学习! 22日星期六,录第一集,照例先走台。初生牛犊信心满满,大步流星走进谈话区,一屁股坐下。

一 缘起 这篇博文起了个怪怪的标题,其实有两层意思。第一是要告诉大家,最近我担任了央视一套“一起聊聊”的主持人,节目每周四晚间十一点半(23:30)播出,正式首播是3月21日,明天3月28日播出第二期。第二层意思,则是和大家一起聊聊做主持人这事。 先说第一件:我怎么会变成央一主持人? 做主持人,是早有念头的。活到老学到老,干一行爱一行嘛!但一口气就上了央视一套,就说来话长。最早,是前年(2011年)下半年,某地方卫视提出为我量身打造一档节目,不过后来黄了。这事被唯众传媒总裁杨晖知道后,就为我策划了另一档节目,谈话类的,双主持。 杨晖问:女主持,你选谁? 我说:李蕾吧! 我和李蕾,是2004年认识的。当时她在陕西卫视《开坛》做主持人,我是嘉宾,第一期录的是《官德》。后来她调到SMG做《风言锋语》,我又隔三差五做嘉宾,合作很愉快,相互也了解。如果跟李蕾搭档,磨合期不至于太漫长。 杨晖说:OK! 后来杨晖怎么跟央视谈,就不清楚。总之这事弄成了真的。呵呵,想当年我曾扬言要办“主持人培训班”。这话虽然半开玩笑,现在看来 杨晖冲了过来:腿放下,不要跷二郎腿!

为什么?

也确实不知天高地厚。因为当我真的成为主持人时,便立马发现首先要培训的是自己。 二培训 第一课:怎么坐。 这天是2012年12月22日星期六,录第一集,照例先走台。初生牛犊信心满满,大步流星走进谈话区,一屁股坐下。 杨晖冲了过来:腿放下,不要跷二郎腿! 为什么? 不礼貌。 那他们──我指着对面的嘉宾说。 他们是嘉宾,你是主持人。 好吧,放下就放下。 杨晖又说:腿并拢,膝盖碰膝盖,不要张开。 为什么? 拍出来不好看。 想想也是。古人有所谓“箕踞”一说,是一种傲慢的坐姿。 于是膝盖并拢。 杨晖又说:不要丁字步。男人坐成丁字步,作! 天哪!那要怎样才对? 我看李蕾。 李蕾笑眯眯地对我说:你看对面的嘉宾周岭,他坐得就很好看。 赶紧看周岭,也没膝盖并拢。 见鬼!为什么他坐就好看,我就不好看?主持人不是人? 三学习 怎么坐,要培训。怎么问,也要学习。 李蕾说:流程归我管,没问题就不要硬问。真有问题,也不能硬问。 不能硬问,软问吗? 是。 这尺度不

不礼貌。

那他们──我指着对面的嘉宾说。

也确实不知天高地厚。因为当我真的成为主持人时,便立马发现首先要培训的是自己。 二培训 第一课:怎么坐。 这天是2012年12月22日星期六,录第一集,照例先走台。初生牛犊信心满满,大步流星走进谈话区,一屁股坐下。 杨晖冲了过来:腿放下,不要跷二郎腿! 为什么? 不礼貌。 那他们──我指着对面的嘉宾说。 他们是嘉宾,你是主持人。 好吧,放下就放下。 杨晖又说:腿并拢,膝盖碰膝盖,不要张开。 为什么? 拍出来不好看。 想想也是。古人有所谓“箕踞”一说,是一种傲慢的坐姿。 于是膝盖并拢。 杨晖又说:不要丁字步。男人坐成丁字步,作! 天哪!那要怎样才对? 我看李蕾。 李蕾笑眯眯地对我说:你看对面的嘉宾周岭,他坐得就很好看。 赶紧看周岭,也没膝盖并拢。 见鬼!为什么他坐就好看,我就不好看?主持人不是人? 三学习 怎么坐,要培训。怎么问,也要学习。 李蕾说:流程归我管,没问题就不要硬问。真有问题,也不能硬问。 不能硬问,软问吗? 是。 这尺度不

他们是嘉宾,你是主持人。

好吧,放下就放下。

杨晖又说:腿并拢,膝盖碰膝盖,不要张开。

为什么?

也确实不知天高地厚。因为当我真的成为主持人时,便立马发现首先要培训的是自己。 二培训 第一课:怎么坐。 这天是2012年12月22日星期六,录第一集,照例先走台。初生牛犊信心满满,大步流星走进谈话区,一屁股坐下。 杨晖冲了过来:腿放下,不要跷二郎腿! 为什么? 不礼貌。 那他们──我指着对面的嘉宾说。 他们是嘉宾,你是主持人。 好吧,放下就放下。 杨晖又说:腿并拢,膝盖碰膝盖,不要张开。 为什么? 拍出来不好看。 想想也是。古人有所谓“箕踞”一说,是一种傲慢的坐姿。 于是膝盖并拢。 杨晖又说:不要丁字步。男人坐成丁字步,作! 天哪!那要怎样才对? 我看李蕾。 李蕾笑眯眯地对我说:你看对面的嘉宾周岭,他坐得就很好看。 赶紧看周岭,也没膝盖并拢。 见鬼!为什么他坐就好看,我就不好看?主持人不是人? 三学习 怎么坐,要培训。怎么问,也要学习。 李蕾说:流程归我管,没问题就不要硬问。真有问题,也不能硬问。 不能硬问,软问吗? 是。 这尺度不 拍出来不好看。

想想也是。古人有所谓“箕踞”一说,是一种傲慢的坐姿。

一 缘起 这篇博文起了个怪怪的标题,其实有两层意思。第一是要告诉大家,,博彩导航网;最近我担任了央视一套“一起聊聊”的主持人,节目每周四晚间十一点半(23:30)播出,正式首播是3月21日,明天3月28日播出第二期。第二层意思,则是和大家一起聊聊做主持人这事。 先说第一件:我怎么会变成央一主持人? 做主持人,是早有念头的。活到老学到老,干一行爱一行嘛!但一口气就上了央视一套,就说来话长。最早,是前年(2011年)下半年,某地方卫视提出为我量身打造一档节目,不过后来黄了。这事被唯众传媒总裁杨晖知道后,就为我策划了另一档节目,谈话类的,双主持。 杨晖问:女主持,你选谁? 我说:李蕾吧! 我和李蕾,是2004年认识的。当时她在陕西卫视《开坛》做主持人,我是嘉宾,第一期录的是《官德》。后来她调到SMG做《风言锋语》,我又隔三差五做嘉宾,合作很愉快,相互也了解。如果跟李蕾搭档,磨合期不至于太漫长。 杨晖说:OK! 后来杨晖怎么跟央视谈,就不清楚。总之这事弄成了真的。呵呵,想当年我曾扬言要办“主持人培训班”。这话虽然半开玩笑,现在看来

于是膝盖并拢。

杨晖又说:不要丁字步。男人坐成丁字步,作!

天哪!那要怎样才对?

也确实不知天高地厚。因为当我真的成为主持人时,便立马发现首先要培训的是自己。 二培训 第一课:怎么坐。 这天是2012年12月22日星期六,录第一集,照例先走台。初生牛犊信心满满,大步流星走进谈话区,一屁股坐下。 杨晖冲了过来:腿放下,不要跷二郎腿! 为什么? 不礼貌。 那他们──我指着对面的嘉宾说。 他们是嘉宾,你是主持人。 好吧,放下就放下。 杨晖又说:腿并拢,膝盖碰膝盖,不要张开。 为什么? 拍出来不好看。 想想也是。古人有所谓“箕踞”一说,是一种傲慢的坐姿。 于是膝盖并拢。 杨晖又说:不要丁字步。男人坐成丁字步,作! 天哪!那要怎样才对? 我看李蕾。 李蕾笑眯眯地对我说:你看对面的嘉宾周岭,他坐得就很好看。 赶紧看周岭,也没膝盖并拢。 见鬼!为什么他坐就好看,我就不好看?主持人不是人? 三学习 怎么坐,要培训。怎么问,也要学习。 李蕾说:流程归我管,没问题就不要硬问。真有问题,也不能硬问。 不能硬问,软问吗? 是。 这尺度不

我看李蕾。

好把握。 结果好几次,李蕾都悄悄提醒我:不能这么问。 那该怎么问? 李蕾示范:你可以来问我── 作为女人,你怎么看? 作为同龄人,你怎么看? 作为同样境遇的人,你怎么看? 明白了。不能居高临下,不能以强凌弱,不能仗势欺人。是的,我们其实并没有这种意思,但你背后是媒体,是国家电视台,天然强势。稍不留神,就让人反感,何况我这尺寸的。 还是做嘉宾好,可以口无遮拦。就算“言论不当”,后期剪掉就是。 其实李蕾更不好做。不笑,无情;笑,媚态;语速快了凶巴巴,语速慢了是发嗲。怎么都不是。 做人难。 做主持人难。 做女主持人,更难。 因此奉劝诸位,能不做就不做,当观众最好,想骂谁骂谁。 至于我,以后谁都不骂,好好学习! 李蕾笑眯眯地对我说:你看对面的嘉宾周岭,他坐得就很好看。

赶紧看周岭,也没膝盖并拢。

一 缘起 这篇博文起了个怪怪的标题,其实有两层意思。第一是要告诉大家,最近我担任了央视一套“一起聊聊”的主持人,节目每周四晚间十一点半(23:30)播出,正式首播是3月21日,明天3月28日播出第二期。第二层意思,则是和大家一起聊聊做主持人这事。 先说第一件:我怎么会变成央一主持人? 做主持人,是早有念头的。活到老学到老,干一行爱一行嘛!但一口气就上了央视一套,就说来话长。最早,是前年(2011年)下半年,某地方卫视提出为我量身打造一档节目,不过后来黄了。这事被唯众传媒总裁杨晖知道后,就为我策划了另一档节目,谈话类的,双主持。 杨晖问:女主持,你选谁? 我说:李蕾吧! 我和李蕾,是2004年认识的。当时她在陕西卫视《开坛》做主持人,我是嘉宾,第一期录的是《官德》。后来她调到SMG做《风言锋语》,我又隔三差五做嘉宾,合作很愉快,相互也了解。如果跟李蕾搭档,磨合期不至于太漫长。 杨晖说:OK! 后来杨晖怎么跟央视谈,就不清楚。总之这事弄成了真的。呵呵,想当年我曾扬言要办“主持人培训班”。这话虽然半开玩笑,现在看来

见鬼!为什么他坐就好看,我就不好看?主持人不是人?

 

一 缘起 这篇博文起了个怪怪的标题,其实有两层意思。第一是要告诉大家,最近我担任了央视一套“一起聊聊”的主持人,节目每周四晚间十一点半(23:30)播出,正式首播是3月21日,明天3月28日播出第二期。第二层意思,则是和大家一起聊聊做主持人这事。 先说第一件:我怎么会变成央一主持人? 做主持人,是早有念头的。活到老学到老,干一行爱一行嘛!但一口气就上了央视一套,就说来话长。最早,是前年(2011年)下半年,某地方卫视提出为我量身打造一档节目,不过后来黄了。这事被唯众传媒总裁杨晖知道后,就为我策划了另一档节目,谈话类的,双主持。 杨晖问:女主持,你选谁? 我说:李蕾吧! 我和李蕾,是2004年认识的。当时她在陕西卫视《开坛》做主持人,我是嘉宾,第一期录的是《官德》。后来她调到SMG做《风言锋语》,我又隔三差五做嘉宾,合作很愉快,相互也了解。如果跟李蕾搭档,磨合期不至于太漫长。 杨晖说:OK! 后来杨晖怎么跟央视谈,就不清楚。总之这事弄成了真的。呵呵,想当年我曾扬言要办“主持人培训班”。这话虽然半开玩笑,现在看来 好把握。 结果好几次,李蕾都悄悄提醒我:不能这么问。 那该怎么问? 李蕾示范:你可以来问我── 作为女人,你怎么看? 作为同龄人,你怎么看? 作为同样境遇的人,你怎么看? 明白了。不能居高临下,不能以强凌弱,不能仗势欺人。是的,我们其实并没有这种意思,但你背后是媒体,是国家电视台,天然强势。稍不留神,就让人反感,何况我这尺寸的。 还是做嘉宾好,可以口无遮拦。就算“言论不当”,后期剪掉就是。 其实李蕾更不好做。不笑,无情;笑,媚态;语速快了凶巴巴,语速慢了是发嗲。怎么都不是。 做人难。 做主持人难。 做女主持人,更难。 因此奉劝诸位,能不做就不做,当观众最好,想骂谁骂谁。 至于我,以后谁都不骂,好好学习! 学习 

怎么坐,要培训。怎么问,也要学习。

好把握。 结果好几次,李蕾都悄悄提醒我:不能这么问。 那该怎么问? 李蕾示范:你可以来问我── 作为女人,你怎么看? 作为同龄人,你怎么看? 作为同样境遇的人,你怎么看? 明白了。不能居高临下,不能以强凌弱,不能仗势欺人。是的,我们其实并没有这种意思,但你背后是媒体,是国家电视台,天然强势。稍不留神,就让人反感,何况我这尺寸的。 还是做嘉宾好,可以口无遮拦。就算“言论不当”,后期剪掉就是。 其实李蕾更不好做。不笑,无情;笑,媚态;语速快了凶巴巴,语速慢了是发嗲。怎么都不是。 做人难。 做主持人难。 做女主持人,更难。 因此奉劝诸位,能不做就不做,当观众最好,想骂谁骂谁。 至于我,以后谁都不骂,好好学习! 李蕾说:流程归我管,没问题就不要硬问。真有问题,也不能硬问。

不能硬问,软问吗?

也确实不知天高地厚。因为当我真的成为主持人时,便立马发现首先要培训的是自己。 二培训 第一课:怎么坐。 这天是2012年12月22日星期六,录第一集,照例先走台。初生牛犊信心满满,大步流星走进谈话区,一屁股坐下。 杨晖冲了过来:腿放下,不要跷二郎腿! 为什么? 不礼貌。 那他们──我指着对面的嘉宾说。 他们是嘉宾,你是主持人。 好吧,放下就放下。 杨晖又说:腿并拢,膝盖碰膝盖,不要张开。 为什么? 拍出来不好看。 想想也是。古人有所谓“箕踞”一说,是一种傲慢的坐姿。 于是膝盖并拢。 杨晖又说:不要丁字步。男人坐成丁字步,作! 天哪!那要怎样才对? 我看李蕾。 李蕾笑眯眯地对我说:你看对面的嘉宾周岭,他坐得就很好看。 赶紧看周岭,也没膝盖并拢。 见鬼!为什么他坐就好看,我就不好看?主持人不是人? 三学习 怎么坐,要培训。怎么问,也要学习。 李蕾说:流程归我管,没问题就不要硬问。真有问题,也不能硬问。 不能硬问,软问吗? 是。 这尺度不

是。

这尺度不好把握。

结果好几次,李蕾都悄悄提醒我:不能这么问。

也确实不知天高地厚。因为当我真的成为主持人时,便立马发现首先要培训的是自己。 二培训 第一课:怎么坐。 这天是2012年12月22日星期六,录第一集,照例先走台。初生牛犊信心满满,大步流星走进谈话区,一屁股坐下。 杨晖冲了过来:腿放下,不要跷二郎腿! 为什么? 不礼貌。 那他们──我指着对面的嘉宾说。 他们是嘉宾,你是主持人。 好吧,放下就放下。 杨晖又说:腿并拢,膝盖碰膝盖,不要张开。 为什么? 拍出来不好看。 想想也是。古人有所谓“箕踞”一说,是一种傲慢的坐姿。 于是膝盖并拢。 杨晖又说:不要丁字步。男人坐成丁字步,作! 天哪!那要怎样才对? 我看李蕾。 李蕾笑眯眯地对我说:你看对面的嘉宾周岭,他坐得就很好看。 赶紧看周岭,也没膝盖并拢。 见鬼!为什么他坐就好看,我就不好看?主持人不是人? 三学习 怎么坐,要培训。怎么问,也要学习。 李蕾说:流程归我管,没问题就不要硬问。真有问题,也不能硬问。 不能硬问,软问吗? 是。 这尺度不

那该怎么问?

也确实不知天高地厚。因为当我真的成为主持人时,便立马发现首先要培训的是自己。 二培训 第一课:怎么坐。 这天是2012年12月22日星期六,录第一集,照例先走台。初生牛犊信心满满,大步流星走进谈话区,一屁股坐下。 杨晖冲了过来:腿放下,不要跷二郎腿! 为什么? 不礼貌。 那他们──我指着对面的嘉宾说。 他们是嘉宾,你是主持人。 好吧,放下就放下。 杨晖又说:腿并拢,膝盖碰膝盖,不要张开。 为什么? 拍出来不好看。 想想也是。古人有所谓“箕踞”一说,是一种傲慢的坐姿。 于是膝盖并拢。 杨晖又说:不要丁字步。男人坐成丁字步,作! 天哪!那要怎样才对? 我看李蕾。 李蕾笑眯眯地对我说:你看对面的嘉宾周岭,他坐得就很好看。 赶紧看周岭,也没膝盖并拢。 见鬼!为什么他坐就好看,我就不好看?主持人不是人? 三学习 怎么坐,要培训。怎么问,也要学习。 李蕾说:流程归我管,没问题就不要硬问。真有问题,也不能硬问。 不能硬问,软问吗? 是。 这尺度不 李蕾示范:你可以来问我──

作为女人,你怎么看?

作为同龄人,你怎么看?

也确实不知天高地厚。因为当我真的成为主持人时,便立马发现首先要培训的是自己。 二培训 第一课:怎么坐。 这天是2012年12月22日星期六,录第一集,照例先走台。初生牛犊信心满满,大步流星走进谈话区,一屁股坐下。 杨晖冲了过来:腿放下,不要跷二郎腿! 为什么? 不礼貌。 那他们──我指着对面的嘉宾说。 他们是嘉宾,你是主持人。 好吧,放下就放下。 杨晖又说:腿并拢,膝盖碰膝盖,不要张开。 为什么? 拍出来不好看。 想想也是。古人有所谓“箕踞”一说,是一种傲慢的坐姿。 于是膝盖并拢。 杨晖又说:不要丁字步。男人坐成丁字步,作! 天哪!那要怎样才对? 我看李蕾。 李蕾笑眯眯地对我说:你看对面的嘉宾周岭,他坐得就很好看。 赶紧看周岭,也没膝盖并拢。 见鬼!为什么他坐就好看,我就不好看?主持人不是人? 三学习 怎么坐,要培训。怎么问,也要学习。 李蕾说:流程归我管,没问题就不要硬问。真有问题,也不能硬问。 不能硬问,软问吗? 是。 这尺度不

作为同样境遇的人,你怎么看?

好把握。 结果好几次,李蕾都悄悄提醒我:不能这么问。 那该怎么问? 李蕾示范:你可以来问我── 作为女人,你怎么看? 作为同龄人,你怎么看? 作为同样境遇的人,你怎么看? 明白了。不能居高临下,不能以强凌弱,不能仗势欺人。是的,我们其实并没有这种意思,但你背后是媒体,是国家电视台,天然强势。稍不留神,就让人反感,何况我这尺寸的。 还是做嘉宾好,可以口无遮拦。就算“言论不当”,后期剪掉就是。 其实李蕾更不好做。不笑,无情;笑,媚态;语速快了凶巴巴,语速慢了是发嗲。怎么都不是。 做人难。 做主持人难。 做女主持人,更难。 因此奉劝诸位,能不做就不做,当观众最好,想骂谁骂谁。 至于我,以后谁都不骂,好好学习! 明白了。不能居高临下,不能以强凌弱,不能仗势欺人。是的,我们其实并没有这种意思,但你背后是媒体,是国家电视台,天然强势。稍不留神,就让人反感,何况我这尺寸的。

还是做嘉宾好,可以口无遮拦。就算“言论不当”,后期剪掉就是。

也确实不知天高地厚。因为当我真的成为主持人时,便立马发现首先要培训的是自己。 二培训 第一课:怎么坐。 这天是2012年12月22日星期六,录第一集,照例先走台。初生牛犊信心满满,大步流星走进谈话区,一屁股坐下。 杨晖冲了过来:腿放下,不要跷二郎腿! 为什么? 不礼貌。 那他们──我指着对面的嘉宾说。 他们是嘉宾,你是主持人。 好吧,放下就放下。 杨晖又说:腿并拢,膝盖碰膝盖,不要张开。 为什么? 拍出来不好看。 想想也是。古人有所谓“箕踞”一说,是一种傲慢的坐姿。 于是膝盖并拢。 杨晖又说:不要丁字步。男人坐成丁字步,作! 天哪!那要怎样才对? 我看李蕾。 李蕾笑眯眯地对我说:你看对面的嘉宾周岭,他坐得就很好看。 赶紧看周岭,也没膝盖并拢,博彩导航网。 见鬼!为什么他坐就好看,我就不好看?主持人不是人? 三学习 怎么坐,要培训。怎么问,也要学习。 李蕾说:流程归我管,没问题就不要硬问。真有问题,也不能硬问。 不能硬问,软问吗? 是。 这尺度不

其实李蕾更不好做。不笑,无情;笑,媚态;语速快了凶巴巴,语速慢了是发嗲。怎么都不是。

做人难。

做主持人难。

做女主持人,更难。

因此奉劝诸位,能不做就不做,当观众最好,想骂谁骂谁。

至于我,以后谁都不骂,好好学习!

一 缘起 这篇博文起了个怪怪的标题,其实有两层意思。第一是要告诉大家,最近我担任了央视一套“一起聊聊”的主持人,节目每周四晚间十一点半(23:30)播出,正式首播是3月21日,明天3月28日播出第二期。第二层意思,则是和大家一起聊聊做主持人这事。 先说第一件:我怎么会变成央一主持人? 做主持人,是早有念头的。活到老学到老,干一行爱一行嘛!但一口气就上了央视一套,就说来话长。最早,是前年(2011年)下半年,某地方卫视提出为我量身打造一档节目,不过后来黄了。这事被唯众传媒总裁杨晖知道后,就为我策划了另一档节目,谈话类的,双主持。 杨晖问:女主持,你选谁? 我说:李蕾吧! 我和李蕾,是2004年认识的。当时她在陕西卫视《开坛》做主持人,我是嘉宾,第一期录的是《官德》。后来她调到SMG做《风言锋语》,我又隔三差五做嘉宾,合作很愉快,相互也了解。如果跟李蕾搭档,磨合期不至于太漫长。 杨晖说:OK! 后来杨晖怎么跟央视谈,就不清楚。总之这事弄成了真的。呵呵,想当年我曾扬言要办“主持人培训班”。这话虽然半开玩笑,现在看来

 

来源:(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76e068a0102ehmg.html) - 吐槽:一起聊聊主持人_易中天_新浪博客

脚注栏目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7 博彩导航网 All Rights Reserved